歡迎訪問廣安發展建設集團!
網站首頁 新聞資訊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詳情
小貸公司洗牌潮:區域性小規模清盤離場,轉型艱辛“先求存活”
行業類型::小貸    時間:2021-08-25

在互聯網巨頭背景的網絡小貸公司爭相增資推動業務擴張之際,區域性小貸平臺則面臨日益嚴峻的生存壓力。

7月底,央行發布2021年上半年小額貸款公司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6686家,較去年末減少432家,小貸公司數量延續持續縮水態勢。很多小貸公司要么在推動業務轉型,要么打算等到信貸業務悉數到期后清盤關門。究其原因,一是監管趨嚴令不少小貸公司感到自己無法“達標”,只能選擇離場。二是近年眾多大型銀行憑借資金成本優勢與大數據風控能力,大舉布局三四線城市及鄉村的三農、小微、個人消費貸款業務,大幅壓縮了區域性小貸公司的業務發展空間;三是越來越多小貸公司也深受業務利潤縮水、壞賬壓力激增等經營挑戰。

近期,越來越多區域性小貸公司已開始努力尋求業務轉型,一是憑借自身在當地的客戶資源,向助貸業務轉型,二是發力供應鏈金融業務,即憑借自身在當地某些產業鏈上下游資金周轉的熟悉度,拓展基于供應鏈金融的對公貸款業務;三是與線下支付公司合作,發力某些特定消費場景的小額貸款業務。

但是,四大瓶頸令小貸公司的各種突圍舉措顯得舉步維艱,一是資金成本居高不下,導致產品利率在其他金融機構面前缺乏競爭力;二是大數據風控能力不夠強,導致小貸公司壞賬率居高不下;三是客戶信貸服務體驗不夠好,難以吸引新客戶實現業務可持續增長;四是缺乏足夠豐富的客戶經營能力,令大量客戶很容易改換門庭。

2015年-2017年,國內小貸公司數量一度達到8951家,行業貸款余額則觸及9894億元,從業人數也達到11.8萬。盡管很多區域性小貸公司貸款投放能力僅有2-3億元,但由于當時P2P火熱帶動民間信貸需求旺盛,很多小貸公司只需1年左右時間就能邁過盈虧平衡線,加之不少借款人通過P2P貸款“借新還舊”,整個小貸行業壞賬率也相對較低。但是,隨著監管趨嚴、市場競爭加劇以及小貸公司業務模式與風控能力“停滯不前”,小貸行業很快告別了曾經的光輝歲月——如今,小貸公司數量、行業貸款余額、從業人數分別僅有6686家、8865億元與6.9萬人。市場競爭加劇是眾多區域性小貸行業日益遭遇生存壓力的最主要原因。與此同時,風控能力薄弱也拖了后腿。以往在高貸款利率環境下,他所在的小貸公司即便承受7%的壞賬率,也能基本實現盈利。如今,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要求小貸公司貸款利率能降至4倍LPR,但風控能力薄弱令壞賬率維持在8%-9%附近,導致小貸業務驟然虧損。未來一段時間多家小貸公司將選擇離場。

面對日益嚴峻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多區域性小貸公司開始尋求業務轉型突圍。

其中,向助貸業務轉型成為不少小貸公司的“共識”,此舉既能幫助小貸公司擺脫資金成本與大數據風控能力劣勢的掣肘,又能憑借以往的客戶資源創造新的業務收入,確保企業相對穩健的運營。但是,向助貸業務的轉型征途不好走。有些銀行嫌小貸公司客戶資源不夠多,且與自身客戶存在一定的重疊性,對達成助貸合作協議的意愿并不高;也有部分銀行擔心小貸公司眾多借款客戶尚未接入持牌征信機構的征信報告,導致信貸風控系統無法給予精準貸款定價,擱置了相應助貸業務合作。

不少小貸公司則打算在某些細分領域“做精做專做深”——通過打通某些產業鏈資金周轉各個節點,拓展基于供應鏈金融的貸款業務。這條轉型征途看似前景廣闊,但操作起來同樣格外艱難,和眾多行業產業鏈核心企業洽談供應鏈金融貸款合作時,發現后者一方面嫌小貸公司資金規模不夠大,無法滿足產業鏈資金流轉信貸需求,另一方面則認為小貸公司所提出的融資擔保條款過于苛刻。最終,這些產業鏈核心企業給小貸公司的,都是銀行與信托公司不大愿涉足的、風險偏高的供應鏈金融信貸業務。這背后,或許是核心企業找不到報價條件更好的資金供給方,于是愿意多承受2-3個百分點的融資成本,將這些風險偏高的供應鏈金融信貸業務交給小貸公司,但此舉導致不少小貸公司承受不小的壞賬壓力,稍有不慎就會因供應鏈金融業務虧損而“關門”。

也有部分小貸公司找到了灰色操作空間——具體而言,有些銀行基于自身風控要求,不能向某些產業鏈核心企業提供更多的供應鏈金融信貸額度,于是他們就找到小貸公司充作“資金通道商”,先向小貸公司“放貸”,再由后者貸款給相應的產業鏈核心企業用于上下游共性連融資,且銀行對小貸公司這類貸款壞賬“兜底”。“由于充當資金通道業務提供方,小貸公司只能收取微薄的手續費與通道費,根本無法覆蓋業務轉型的經營開支。但是,不少小貸公司仍然對此樂此不疲,對他們而言,在轉型征途道阻且長的壓力下,盡可能多收三五斗令自身先活下來,是最重要的。(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一鍵分享到:
澳门棋牌直播